澳门美高梅

那份如青苹果班甜甜酸酸的感觉,值得每个人拿一生的时光去品味。 能不能给我拒绝的理由
是否我太过唐突
彼此没有一个缓衝的期间
难道甜蜜后的苦涩如此难受
那为何我流不下一滴眼泪
原来随著血液
进入了心脏
淌血

不要拿走我手上的稻草
那是我最后的筹码
我已经比羽毛还轻了
在面对离开
我会不自主的飘起
生存的能力,
异想天开,以为用男人的本钱,和女人上床,满足女人就可以狗丈人势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